生氣


童樂匯執行長楊東蓉


 

#週日夜談:生氣

最近有個家長問我:妳當初為了什麼要生第二胎?生第二胎有沒有什麼壞處?

我非常喜歡孩子,所以從事和孩子有關的工作!且年輕的時候更信誓旦旦的承諾,我要生兩個,收養兩個。但有了老大之後,我發現當媽真的是太難的一項工作和任務。目標志向立馬改變:我只要兩個就好!
這時,你可能問:既然難,為了什麼還要第二個呢?
理由很自私,也很簡單!我希望我的孩子在面對我和先生人生盡頭前,不是獨自面對!於是,有了第二胎。

有了老二後的一開始生活,除了身體上的非常疲累和生活時間的非常忙碌外,我其實還挺享受的:我發現兩個孩子會自己玩樂,不用一定要自己陪!然,隨著老二逐漸長大、語言發展逐漸進步,我離那平靜愉悅的生活卻越來越少,我很常要面對兩個孩子的爭吵。

爭吵的聲音帶我進入時光隧道,回到我的小時候和弟弟爭吵的經驗,也是最後一次。在那一次的爭吵中,受不了我們的媽媽,拿了兩把菜刀,一把給我,另一把給弟弟,說:你們這麼恨對方,對彼此殺一殺,好了!
那一刻,我和弟弟都嚇哭了!自此,我學到一件事:不可以生氣。

但事實是,我會生氣嗎?答案當然是啊:我一定會生氣!怎麼可能不生氣!
可是這麼大的一個「不可以生氣」的帽子戴在身上,生氣去哪裡了呢?許多年後,我發現,我用眼淚展現我的生氣、用委屈表達我的生氣、用壓抑面對我的生氣。當生氣的能量停滯在我的身體裡時,我開始離快樂越來越遠,我的面部表情變得冷峻,我的氣場變得嚴厲,抱怨和不滿更是離不開我的日常。我也變得面目可憎。

有了這一層的體會,我重新跟我的「生氣」當好朋友,學習允許「生氣」的存在,聽聽「生氣」想告訴我的話。做這個改變的最重要原因是,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表達生氣,不要壓抑!

「生氣」源自於我的期待落空!我先陪伴我的「失落」。
接著重新檢視我的「期待」是否合理?
如果答案是否定的~
我是否可以降低我的期待?
是否有其他的方式可以滿足我的期待(建議)。

如果答案是肯定的~
我要如何跟對方溝通呢?
最好的結果是對方聽得懂我的期待,且願意滿足我的期待。
然若對方不願滿足我的期待,我又該如何呢?
#心甘情願」的放下期待?或是持續抓著這個期待呢?
(心甘情願是門學問,日後再聊)

當我不再將「生氣」當敵人時,我發現「生氣」的能量開始在我身體裡流動。我同時練習如何表達我的「生氣」,同時也提供「建議」。如今,面對孩子的爭吵,我並不害怕或擔心。我因為自身的經驗,慢慢教導他們用語言表達自己的「生氣」,同時也跟對方表達「期待,最後進行「期待」的協商。

從他們2~3歲時就慢慢的訓練,9年後的他們,還是會爭吵(有時還挺兇的),但不會僅停留在負能量裡,會彼此溝通和協調。
只能說習慣的養成不容易,但絕對值得!
讓我們一起練習跟「#生氣」當朋友。

photo by Snapwire


 >>下一篇:「我不夠好」的生活指引


top

想要了解PCT童樂匯親子教育中心相關課程!
我們將讓您在最快時間得到PCT童樂匯親子教育中心最新活動及訊息。